人民文化快讯

数十载诗文沉淀 一朝鸣媲美先贤

  —中国著名诗人宋福根诗选

  

 

  宋福根,江西余干人,别号杏林居士。长期从事古典与现代诗歌的研读与创作。作品入选《中国近代百年诗歌精品》,及《当代名家经典诗文》。《今日推荐》,《诗歌伴平生》,《诗歌大辞典》等大型文学刊物,均有多篇作品发表。

  喜欢在历史与现代的书廊里,摇转心中的经筒,寻找诗歌遗落的灵魂,以便装进人生的背篓,让生命在文字的海洋里,淘洗出别样的荣光。近年来在《中国文艺报道》巜文文中国》巜中国文化产业网》巜中国文艺导报》等各大文化官媒发表诗文300余篇(首)其中部分作品被《百度》,《新浪》,《腾讯》等多家门户网站收藏,并作永久性宣传。

  【芒种遐想】

  杏 林 居 士

  芒种

  抖落刀耕火种的泥土

  踏破春秋时代的金戈铁马

  哼着先秦帝国的歌谣

  穿越历史的滾滚烟尘

  徜徉在现代灿烂的文明里

  当青铜器古老的锈斑

  在高科技灯光的照耀下

  显得格外的光怪陆离

  以及传统文化被现代潮流

  冲刷得面目全非的今天

  芒种

  依旧闪烁着先民们

  古老智慧的光芒

  在时光老人的刻盘上

  准确地找到自己的位置

  将辛劳与希望拥入怀抱

  每当我们进食

  掺入现代元素的物品

  痛饮高科技液体的时候

  有谁曾经想过

  芒种所穿越的那些

  远古岁月里

  我们的炎黄先辈们

  他们的盘中餐会是什么味道

  芒种来临了,一年一度

  但它只是向人类

  传递自然界古老的信息

  却无法改变

  人类的刁钻与贪婪

  因为,在它苍古的灵魂里

  已经深刻地

  烙有现代文明的印痕

  拯救人类的

  只有孤独的人类本身。

  【秋夜的咏叹】

  风萧萧,雨绵绵

  禅林的钟鼓

  断续在黄昏的秋天

  南来的大雁

  将心思带去

  潇湘的水边

  即使湘妃今夜不来

  我也决不会

  挥手说再见

  秋水苍茫

  漁帆几片

  我佇立在秋雨里

  把秋水望穿

  在无尽的等待中

  打发心碎的流年

  自信若有真情在

  人间决不会有爱的荒原

  弯起爱的弓弩

  搭上丘比特之箭

  在尘世的沙漠里

  扫除爱的狼烟

  还良知与真爱

  温馨快乐的家园

  2017.10.2日

  【 谷雨诗情】

  梦幻般迷离的烟雨

  温润着人间

  也弥漫了天际

  斜飞的燕子

  像结着丁香一样愁怨的姑娘

  捎来春归的消息

  谷雨

  蕴含曼妙的诗情

  带着乡愁如期而至

  回归深沉而慈祥的大地

  多情的岁月

  迎来又一次崭新的轮回

  宛如丝带的杨柳

  收敛了轻狂的飞絮

  把黄鹂的歌唱

  演绎得如痴如醉

  漫山遍野的春茶

  萌发着无限生机

  像绿色的精灵

  把千古的诗魂慰藉

  煮一壶青涩的新茗

  打开尘封的记忆

  浮想远古的丝绸之路

  诉说茶马古道的传奇

  在缥缈的茶烟中

  作一次心灵的对奕

  啊!谷雨

  怀抱天地的精华

  孕含日月的光辉

  驮着古老的情结

  迈向新的世纪

  【 春 夜 的 咏 叹 调】

  杏 林 居 士

  空灵的春夜

  喧嚣归于平静

  风卷起慵懒的窗纱

  身外诸景

  依稀如在机下

  海棠深院

  彩绳斜系秋千架

  梨花小径

  柴门犬吠野人家

  夜,荡漾着春天的元素

  如梦如幻堪入画

  置身于虫声物语中

  有诗有酒还有茶

  心在禅意里跳动

  灵魂在天地间融化

  西沉的月色

  浸润着最后的一桩篱笆

  变幻的时空里

  感悟时光如水

  秋流到冬,春流到夏

  纵便是斗转星移

  岁月从不负年华

  

 

  【 夜雨幽思】

  杏 林 居 士

  茫茫风雨清明后

  柳丝醉软万千条

  看落红无数

  粉冷香消

  纵吟得唐诗宋词千百首

  也应无计解春愁

  况暮霭低垂

  又是黄昏时候

  独自把酒抚瑶琴

  都是些旧时歌谣

  叹年光易老

  不觉朱颜凋

  说什么书中自有黄金屋

  奈何这孤灯柴扉空寂寥

  菱花镜里

  两鬓苍苍雨潇潇

  【 茶亭午梦】

  梅子青青雨霏霏

  落花滿地燕衔泥

  几声流莺啼过

  无奈又将午梦惊回

  懒起斜倚阑

  看青山远,白鹭飞

  雨中丁香楼外柳

  风情万种两依依

  听卖花声声

  知是红瘦绿肥

  春归向来留不住

  蛛网缘何惹飞絮

  【吹响七月的芦笛】

  岁月的柔波里,

  我划着诗歌的双桨,

  扬起人生的风帆,

  在生命的,

  晨光与暮色之间,

  悠然地颠簸徜徉。

  时光酿造的美酒,

  醉了年轮,醉了诗行。

  吹响七月的芦笛,

  划过潮湿的江南雨巷。

  探看月迷的津渡,

  雾失的楼台,

  阳光下的田野,

  漁歌唱晚的水乡。

  寻找烟火人间,

  曾经遗落的诗和远方!

  白云滑落的山岫,

  蝉声古老而忧伤!

  遥望精神的家园,

  为何日渐荒唐?

  是诗人投入在尘俗的怀抱?

  还是诗歌褪去了梦的衣裳?

  心灵的小船,

  该如何操定航向!

  我是否也该燃几杆楚竹,

  舀一瓢清湘?

  【情为何物】

  谁能告诉我

  告诉我呀

  人世间

  到底情为何物

  假如

  爱情是一间小屋

  小屋里听不见优美的琴声

  但闻旧人的啼哭

  风雨飘摇的暗夜

  屋漏如注

  谁为小屋掌灯

  为心中的黎明一直坚守

  假如

  爱情是干涸的沙漠

  谁为沙漠播种绿洲

  在长河落日的孤烟里

  讴歌千年不朽的胡杨

  聆听漫漫的驼铃悠悠

  假如

  爱情是一座小岛

  小岛上狂涛拍岸

  绝世荒芜

  谁会在沧海横流的海岸

  捡起一枚精滑的贝壳

  为心中的人儿

  装满温馨的祝福

  假如

  爱情是一座坟墓

  谁会在墓穴里

  葬下自己

  镌刻了爱字的白骨

  用荒塚残碑告诉世人

  这就是情字最好归宿

  【有雪的冬天】

  呵!雪终于下起来了

  虽比去年来得稍晚些

  但它没有忘了最后的归期

  纷纷扬扬,酣畅淋漓

  瘦骨如铁的松竹间

  差点冻僵了我久违的诗意

  苍山日暮,看不见飞鸟

  但闻几声尖锐的犬吠

  晚归的人们

  轻轻扣响风雪中的门扉

  用陈年的老酒

  温暖这寒冬的晚炊

  迷茫的寒江边

  孤舟独钓的漁夫

  头戴箬笠,身披蓑衣

  一付遗世独立的身姿

  他是在钓鱼么?他垂钓的

  难道不是物欲以外的东西

  白雪封冻的腊梅枝头

  绽破了几点血色的花蕾

  暗香浮动的黄昏

  传递出春天的消息

  如此严寒中不屈的灵魂

  怎不叫人心生敬畏

  雪还在下

  下得如此迷离

  人们常说,春花秋月

  尤其让人陶醉

  而我却以为有雪的冬天

  才是人生最美好的相遇

  

 

  【故 乡】

  每当我打开人生的行囊

  思念总会在心底流淌

  常常想起那片养我的热土

  那个生我的地方

  那是游子难以割舍的情怀

  是乡愁归宿的人间天堂

  那里有飘着白帆的河流

  以及长满蒹葭的池塘

  有老屋飘起的的炊烟

  河岸边撒开的漁网

  有童年时散落的天真

  青年时追求的疯狂

  有父亲耕作的锄犁

  母亲缝补的衣裳

  丰腴的草地里

  有珍珠般镶嵌的牛羊

  古老的田野

  有祖祖輩輩播种的希望

  啊!故乡 养我的热土

  生我的地方

  你是我生命的摇篮

  是我百折不挠的力量

  岁月苍老了容颜

  两鬓转眼如霜

  当春风又一次温暖了屠苏

  心头又泛起思乡的热浪

  举起斟满思念的酒杯吧

  喝一口家乡永不变味的醇酿

  为沧桑的岁月送行

  把心中的乡愁轻轻安放

  【雪】

  有人说

  你来自酷寒的西伯利亚

  有人说

  你来自冰冻的珠穆朗玛

  在文人墨客的吟咏里

  你是狂风中的精灵

  是天女散落的冰花

  每当寒风

  搜刮着苍茫的天穹

  你席卷长城内外

  弥漫大河上下

  装扮着碧瓦红墙

  也飘进了寻常人家

  你是西北边陲威严的号角

  是江南小镇温暖的年画

  你是美酒中的豪言壮语

  是火炉傍缠绵的情话

  你凋残大地的腐朽

  孕育人间无限的春华

  啊,雪!当春风吹遍大地

  你在春梦里悄然融化

  在小溪中欢快地歌唱

  大河里尽情喧哗

  待到下一个严冬来临

  再次把梦幻与妖娆播撒

  2017.11.7日立冬

  小小的船儿,

  宛如游动的梭,

  于轻盈的桨声里,

  划破平静的碧波。

  一个晓色迷蒙的早晨,

  我们穿行在古老的小河。

  微风从天外吹来,

  星辰在黎明中纷纷坠落。

  河岸边丰茂的水草,

  泛起斑斓的烟萝。

  小船向前,向前!

  我们要寻找记忆中的菱角。

  它是我童年的美食,

  曾经抚慰过少年时代的饥饿。

  纵便在许多年以后,

  依旧难以忘却:

  那鲜美的精灵,

  还有翡翠般迷人的坚壳。

  熟悉的湖面,

  还是那样慈祥,那样开阔。

  绿茵似的青藤下,

  我们经心地探寻着,

  生怕笨拙的手指,

  被尖角刺破。

  一颗,二颗,无数颗,

  珍藏似的装进竹制的叵箩。

  鲜嫩的还好上手,

  老熟的有时掉进水底的泥窝。

  来年不知第几声春雷过后,

  它又会把新的世界抚摸。

  悠闲的时光,在欢快中度过。

  黄昏已悄然降临,

  水上人家已亮起了晚炊的灯火。

  满载着自然的馈赠,

  我操起回家的舵。

  在滿足与喜悦里,

  我还在贪婪地思索:

  不知今夜秋风起,

  明天还能剩下几多?

  【芒种遐想】

  芒种

  抖落刀耕火种的泥土

  踏破春秋时代的金戈铁马

  哼着先秦帝国的歌谣

  穿越历史的滾滚烟尘

  徜徉在现代灿烂的文明里

  当青铜器古老的锈斑

  在高科技灯光的照耀下

  显得格外的光怪陆离

  以及传统文化被现代潮流

  冲刷得面目全非的今天

  芒种

  依旧闪烁着先民们

  古老智慧的光芒

  在时光老人的刻盘上

  准确地找到自己的位置

  将辛劳与希望拥入怀抱

  每当我们进食

  掺入现代元素的物品

  痛饮高科技液体的时候

  有谁曾经想过

  芒种所穿越的那些

  远古岁月里

  我们的炎黄先辈们

  他们的盘中餐会是什么味道

  芒种来临了,一年一度

  但它只是向人类

  传递自然界古老的信息

  却无法改变

  人类的刁钻与贪婪

  因为,在它苍古的灵魂里

  已经深刻地

  烙有现代文明的印痕

  拯救人类的

  只有孤独的人类本身。

  【南丰游记】

  一个初冬的清晨,孙儿载我到神驰已久,号称蜜桔的故乡——南丰去

  当小镇的喧嚣还没来得及苏醒过来,车轮已经研过乡间一道道小路,在宽敞的高速路上,飞快地前行。车窗外,起伏的山峦,海浪似的澎湃着涌向身后,大有关山度若飞的快感。

  刚到南丰时,太阳正好被山谷吐了出来,沐浴在蓝天白云里,彤红而且安详。温和的光芒,投射进浩瀚的蜜桔林中,愰若置身于童话般的黄金海岸,空气里弥散着蜜桔香甜的味道,令人心神怡然。此刻,你会深切地感受到大自然的慷慨博爱,而从心底生起对于造物的敬仰与赞叹来。

  蜜桔树并没有挺拔的身姿,伟岸的风貌,但枝叶繁茂,四季常青。无论是荒凉的山崖,还是低湿的洼地,都能显现她无限顽强的生命力量,并与自然和谐相处,开花结果。既不争宠于春夏的姹紫嫣红,也不为严冬而摧眉折腰。只为秋天酿造甜蜜与温馨,为勤劳憨实的山民们,带来丰收的喜悦和生活的希望。

  南丰,不仅是蜜桔的故乡,我疑心这里也是春天的老家。崇山峻岭,郁郁葱葱,时近寒冬,但毫无冬天的风色。而隐灵在群山深处的一泓碧水,更是游魚细石,历历在目,天光倒影,乾坤浮动。若驾一小舟,随波荡漾,与鸥鹭作伴,与野凫同眠,其中妙趣真的难与君说。

  此次也许是与孙儿第一回出游的缘故罢,觉得南丰蜜桔个个分外香甜。竟不知是蜜桔香甜了心境,还是心境比蜜桔还要香甜。

  【陈词旧韵话寻梅】

  雨雪迷离近暮天

  小亭桥畔竹篱边

  梅花开时

  暗香浮动独自怜

  叹芳魂幽恨萎衰草

  冰肌玉骨

  几度苍凉入诗笺

  纵便是西风冷月

  绵绵此情向谁言

  待花开鸿雁辞故园

  山河日暖

  春光无处不飞悬

  蝶乱蜂狂

  听莺声处处

  生生啼破绿杨烟

  旧时巷陌,桃花人面

  且携三君兰竹菊

  一同高歌入华年

  【在酒楼上】

  冬日的黄昏,慵懒而寂寥。第一次装作有钱人,上了一家豪华的酒馆,体验一番唐人,“不用开书帙,偏宜上酒楼”的雅客情调与绅士风度。

  酒馆里华灯如梦,食客如云。连笼中的鹦鹉,也忙不迭地吐着人言:欢迎光临,欢迎光临。滿载的电梯里,不知谁是下去和谁是上来。

  靡靡之音,是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舞曲,`在春色烂漫的舞池上空,轻快地播放开来。光膀子的舞女们,踮起圆规一样丁令的脚尖,疯狂地挥动玉臂,扭动蛇腰,把青春挥洒得淋漓尽致。一个个粉汗如雨,腮若桃花。

  看客如云,掌声四起。时光在歇斯底里中飞快地流失。一起流失的也许还有道德与尊严罢!然而,满载的电梯里不知谁是下去和谁是上来。

  夜色渐浓,街灯初上。风,在雨雪中忧伤地呻吟,咆哮!理想与追求,在酒杯里醉倒,人生与命运,在烟火中燃烧。酒馆不似桃源,胜似桃源。因为,它是桃色的。据说,唯有桃色的酒馆,才能四季如春,灯红酒绿!不信,请看满载的电梯里,不知谁是下去和谁是上来!

  【十字架下的沉思】

  教堂的钟声又响了

  准时地悠荡在

  尘囂过后的夜空里

  沉闷而且忧伤

  虔诚的基督徒们

  将罪过勾兑进

  美妙的幻想

  祈求平安与福音的降临

  道貌岸然的牧师

  用帽沿和长衫

  遮盖起阴暗的灵魂

  将十九世纪民族的苦难

  贴上天主慈爱的标签

  用美丽的谎言

  在阴森的教堂里招谣

  赞美的圣歌使中华文明

  在上帝的博爱里

  被啃噬得像一具骷髅

  滴血的十字架

  耶和华究竟在为谁赎罪

  他是要拯救西方的亡魂么

  还是在湮灭

  中华五千年灿烂的荣光

  教堂的钟声又响了

  沉闷而且忧伤

  然而,在绚丽的黎明中

  我已经分明地听见

  东方雄狮醒来的吼声

  

 

  【悠悠细雨桃花渡】

  悠悠的天空

  下着悠悠的雨

  悠长的雨丝

  淋湿了悠长的记忆

  当年的桃花渡口

  依稀就在这里

  虽然不见雨中的荷塘

  莺歌柳浪的长堤

  长滿蒹葭的河岸

  再也找不到

  曾经承载过惜别的舟楫

  然而,那座浣衣的青石矶头

  依旧枕着岁月,枕着流水

  褪色的往事

  宛如嚼碎的话梅

  一下子在心头

  浮起酸甜的涟漪

  桃花渡,梦里的桃花渡

  今天与你偶然相遇

  虽说是朝花夕拾

  夕拾的朝花分外美丽

  因为,这里曾经有过

  忧伤裹着的甜蜜

  执手相看的泪眼

  野渡催发的别离

  还有千般的思念与缠绵

  怕连渡船都载不起

  擦干心中的泪痕

  为她,为家,为自己

  青涩的梦想

  在这里扇动青春的羽翼

  呵! 悠悠的天空,

  下着悠悠的雨

  悠长的雨丝人独立

  如今的桃花渡口

  烟雨草色两迷离

  坐在浣衣的青石矶上

  听雨打浮萍,

  看西流东逝去

  【又见柚花开】

  柚子花开了,

  开在人间四月

  最后的一帘春雨里,

  开在姹紫嫣红的

  零落成泥时。

  它开得那么优雅,

  优雅得宛如蓝天上的白云,

  它开得那么淡然,

  淡然得像山间的流泉。

  它从不乔装迎春,

  也绝不猎奇争艳。

  没有檀板的歌吟,

  没有诗人的礼赞。

  任由岁月的风雨伴送流年。

  每当蝶乱蜂狂的晌午,

  你会闻到它的幽香。

  徐徐的渗入你贪婪的鼻腔,

  沁入你陶醉的心脾。

  让人在喧嚣与浮躁的

  现代生活里,

  赏受片刻诗意一样的宁静:

  令人忘掉烦恼,

  抚慰尘染的心灵,

  超然物外。

  这就是柚子花。

  被诗人与歌星们

  遗忘的寂寞的物种。

  我赞美柚子花,

  在于花落香消的日子,

  它仍旧给人们留下

  翡翠般青圆的果实,

  即使在狂热的夏天,

  也做着酸甜而金黄的秋梦。

  当蝉声在秋风里响起,

  它给生活带来神奇的滋味。

  啊!

  又见柚花开。

  开出了童年的记忆,

  也开出了淡淡的乡愁。

  我在记忆里陶醉,

  在乡愁里寻觅!

  【嫦娥夜话】

  广寒宫楼台高锁,

  愁煞了寂寞的嫦娥。

  望着碧海似的青天,

  忏悔偷吃那飞天的灵药!

  啊,神农虞夏,

  一下子过去了,

  后羿他这些年该如何生活?

  因为,如今的大地,

  已不是从前的山河。

  温室气体的超标排放,

  连年肆虐的厄尔尼诺,

  不是桥梁的垮塌,

  就是山体滑坡。

  干净的河流,

  也变得那么污浊!

  就连天空

  已飘不起白色的云朵

  苍老的后羿呀!

  你是否还日夜奔波?

  那壶粗糙的箭镞,

  是否经常打磨?

  从前,封豕的长蛇,

  西山的云豹,

  你都能为我

  摆上豪华的餐桌

  如今的飞禽走兽,

  都在保护区呆着。

  平民百姓们,

  绝不能随便捕捉,

  你的箭法再怎么精准,

  也只有无可奈何!

  呵!天上人间,

  如此的天高云阔!

  萧瑟的秋风,

  已起于青萍之末。

  我也该将那秋的时装,

  替换下夏日的丝罗。

  依旧看吴刚砍那

  永远都砍不倒的梭椤

  【雨殇】

  芭蕉夜雨晚风凉

  漫理丝桐

  独自调清商

  蚰蛉悲歌何处

  声声入疏窗

  抚弦处,暗自伤

  磨穿铁砚,搜尽枯肠

  烛泪湿透旧文章

  叹数十年来

  大梦方觉鬓已霜

  悠悠岁月

  几度沧桑

  但见得

  千古圣贤漁樵话

  尽付与滚滚东流

  寂寞入大荒

  【出 关】

  一个山高水瘦的秋天

  老子跨着条掉膘的青牛

  于萧瑟的秋风中

  辞别贫瘠而难舍的家园

  决心要把“道可道,非常道……”

  在华夏大地传遍

  四面残照的山色里

  他吃力的挥动手中皮鞭

  趟过小河,涉过平原

  风尘仆仆,一路向前

  抬头间,只见旌旗飘动

  一座关卡森严

  城楼上的刁斗,如泣如咽

  在清秋的暮色里

  多么的撼人心弦

  他摇了摇枯稿的头颅

  心想,如何能去到雄关的那一边

  他用尽了哲学的脑筋

  最后决定在城外打个露眠

  绝望往往是希望的出现

  镇守关卡的令尹

  正是他当年的学生,伊田

  令尹躬迎先生

  登上华丽的大殿

  老子于是赏受着

  平生从未见过的盛宴

  酒足饭饱过后

  众关夫要老子讲讲盘古或者神仙

  老先生于是正襟危坐,缓慢开言

  “名可名,非常名,

  道可道,非常道。

  无名天地之始,

  有名万物之源。

  故玄而妙,妙而玄,

  妙之又妙,玄而又玄……

  关夫们东倒西歪

  不知其所以然

  嘴角上都吐噜着

  瞌睡的流涎

  松明快烧完了

  摇曳着微弱的红焰

  老子伸了个懒腰

  听隔壁的公鸡

  啼破塞外的霜天

  他于是作着深沉的思考

  嘟囔道,娘希匹

  原来文化已经低俗化了

  难怪学者不如歌女值钱

  不知下一关

  形势是否会有所改变

  

此文由 人民文化快讯 编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首页 > 热点 » 数十载诗文沉淀 一朝鸣媲美先贤

感觉不错,很赞哦! ()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